大佬:你确定,一定,肯定吗?
2017-10-13 10:35:47
  • 0
  • 0
  • 2

导读:

稀缺的、有价值的、难以模仿的资源是竞争优势的充分条件吗?仅凭技术创新就能维持竞争优势吗?本文来探讨这些问题。其实,看似肯定的答案,未必就是那么一定肯定。

通过二阶博弈论我们了解了战略博弈的过程。那么在一般性竞争环境中,什么样的情况才能保证企业一定能获得利益分配呢(When is an agent guaranteed appropriation under competition)?这里的一般性竞争环境指既不是完全竞争,也不是完全垄断。一般来说,这两者都不是我们需要分析的常态。这就牵涉到对于企业利益分配的通用分析框架,其基础是二阶博弈论Biform game theory和竞争战略。这个通用分析框架对于收集分析战略所需要的数据,计算和使用都有帮助。换句话说,如果想使用人工智能进行量化分析战略效果,需要建立通用框架。

MacDonald和Ryall首先使用几个简化的模型对合作博弈在利益分配中的应用进行了分类。这里引入了边际产品的概念mp,即该参与者每多生产/消费一单位产品获得的收益,或有该参与者i的组G与无该参与者的组G-i所创造最大价值的差。下面是几个简化的模型:

-纯议价Pure bargaining: 尽管具有无法复制的技术和产品,如果客户具有优势地位,则厂商仍不能保证获得超额收益。也就是说,即便边际产品>0,也无法确保获得利益分配,而其能否获利完全依赖于厂商的议价能力;

-完全竞争Perfect Competition: 厂商和客户的充分竞争状态决定谁也无法获得超额收益;

-垄断竞争Capacity-constrained Monopoly: 如果厂商产量低于市场需求,厂商将获得全部超额收益;如果该参与者的边际产品mp=0,即该参与者agent无法创造价值,则无法分配任何超额收益,无论他是厂商还是客户;

-完全分配Full Appropriation: 比较特殊,各方都获得了自己的边际产品mp,因此没有完全议价行为。上面的类型中,完全竞争和垄断竞争属于完全分配,而纯议价不属于;

-不符合以上所有类型None of the above: 如果各方并未获得自己的边际产品mp,且不是完全依赖议价进行利益分配。那么是什么决定了收益的分配呢?这需要我们建立通用分析模型。这是作者要研究的主要对象。

看看作者给出的如下六个推论Propositions(数学推导请看原文):

推论一:参与者所能分配的利益位于一个区间内(Max,Min),能带来具有边际产品mp,也就是能带来价值创造VC是具有竞争优势的必要条件;但是并不是充分条件;

推论二:最小剩余 mri,即该参与者i能分配到的利益, mri=V-Σj∈N-impj的存在(>0)是竞争优势的充分条件;这里V是可分配超额利润。仅仅自身产生的边际产品mpi>0是不够的,一定是能够获得超额价值分配。但是这个陈述是不完善的。因为:

1、如果没有可行与稳定的分配值FSD,可能出现mri<0。这里的FSD的可行性Feasibility指分配的利益不能超过创造利益的总和;稳定性stability是指任何一个参与者无法通过单独行动带来更多的利益分配,也就是存在core。如果不存在FSD则最小剩余可能小于0;

2、但由于i存在的更小组合能可以带来更多竞争,尽管mri<0,仍可能存在竞争优势(强势方J对弱势方i的利益让渡);这里的竞争优势来自于价值创造和利益争夺的混合。简单说,就是即便不产生价值,仍然可以获得价值。我们这里介绍一个概念Network Externality:外部网络效应,指厂商的互补性产品本身虽能创造价值,但是会降低原有产品的议价能力,因为需要向其他参与者让渡更多的利益。外部网络效应可能使不创造价值的参与者获得额外利益;

推论三: mvi>V是i具有竞争优势的充分必要条件。这里V是包含i的组创造的价值,最小总价值mvi是在组N-i中,即不包含i的组G中,创造和分配的最小总价值。mvi>V,换句话,有了i后,收益反而少了。i可能本身不创造价值,但是却参与分配价值。如果mvi>V,说明i具有价值,具有竞争优势(如果i越能增加博弈的稳定性,则其越具有价值,尽管其本身不创造价值-具备贿赂价值)。因此,只要能获得超额价值分配就一定具有竞争优势,这是充分条件

推论四:i具有竞争优势的必要条件是:1、有i的加入,至少有一个组会超越另一个组(对i有需求竞争),2、除i之外的其他agents不具备i的同样能力。换句话,i在形成优势资源时,不可或缺。简单说就是企业存在被需求而不是创造价值是竞争优势的必要条件;

推论五:在条件的完全复制状态下(包括产品以及相关服务),没有一个公司能获得竞争优势。不可复制资源是竞争优势的重要组成。这里的完全模仿状态指的是厂商的产品、技术和组织完全相同,且厂商能服务全部客户(能服务全部客户指的是扩张能力expand output);

推论六:对于非完全复制状态下的竞争公司来说,他们都可以获得竞争优势,且分配的利益具有相等的可能性。非完全复制状态指厂商不能完全服务全部客户,或者说不具备完全扩张能力(由于厂商具备稀缺因素)。

以上分析其实告诉我们,单纯的技术优势并不能保证竞争优势。尤其是在创新技术可能被模仿的情况下。我们以技术授权为例。技术授权其实很类似创新技术的被模仿过程。确切地说是一种有控制的,技术散播模式。领先者可以因此获得一些经济上的回报。但如果授权不是数量有限的,授权买方的bargaining会使卖方失去利益分配。因此,维持议价优势是领先者获利的一个必要条件。技术力一定要和市场力结合才能产生竞争优势,也就是说,对于市场的进入、控制和瓜分和技术的传播过程都对企业的利益分配产生影响。这个观点也可以推广来看:任何稀缺的、有价值的、难于模仿的资源都不一定是竞争优势的充分和必要条件,而其所处的环境和相对地位反而是博弈中决定竞争优势的因素。如果这个结论为真,那么也会给量化分析战略的前景带来了一线曙光。因为这需要大量的计算机模拟。这是作者希望告诉我们的重要推论。

我们来看看作者研究的一些局限性:

首先,研究放在最低的获利水平πmin上的,是假设player的议价bargain能力很低,因此只研究competition,而不考虑bargaining。实际中,bargain能力决定了其是一个位于πmin-max之间的数值;其次,假设players能根据意愿自由行动选择交易对象(实际中会有成本);最后,假设players的自由联合行动遵循一价定律。

此外,假设条件限制决定了这里存在的一些研究偏差

-前提条件,(N, v)中V>0,这会限制coalition approach。例如若不满足mri<=mpi,则不存在FSD,但仍存在mri;

-假设agents是智能、理性且没有不确定性;

-假设在时间轴上v是确定的,其实未来v是不确定的;

-假设不同agents对v的理解和估值是一致的,其可能存在不同。


请参考阅读:

MacDonald, Glenn and Ryall, Michael D. (June 2001) How do Value Creation and Competition Determine Whether a Firm Appropriates Value? Simon Business School Working Paper No. FR 01-16. Available at SSRN: https://ssrn.com/abstract=283225 or http://dx.doi.org/10.2139/ssrn.283225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